1)第1065章 番外·廖竹音、司雅晴_侯府表妹自救手册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  泰安帝御极第十年,安平九年,太上皇于太虚宫病逝,享年七十一岁。

  钟声声声响起,满城素缟。

  泰安帝与百官朝议,为太上皇定庙号为‘昭宗’,停灵发丧。

  在一众哭声之中,景阳侯府几人哭得尤其伤心,淑太妃原本保养得宜的乌发在这短短几日之内白了一半了。

  泰安帝继位之后,景阳侯府便被挤到边缘去了,日子并不好过,然而便是能安稳地坐着冷板凳,还是新帝碍于太上皇的颜面,给淑太妃的面子。

  虽说十年就要过去了,可谁知新帝会不会清算他们?

  就算是不清算,景阳侯府也不可能再受到重用,只会越挤越边缘,就此消沉下去,等着什么时候被帝王夺了爵位,消失在帝城。

  太上皇仙逝不过三个月,淑太妃也随之病逝,至此,景阳侯府顶头上的天终于是塌了。

  什么?你说宁王?说什么景阳侯府是宁王的外家?

  可宁王的处境也好不到哪去啊!

  昔日宁王妄图与泰安帝争夺帝位,最终以失败告终,便是太上皇还在的时候都夹着尾巴做人,现在更是老实安分得不行。

  淑太妃病逝之前,差人送来了一封信,让景阳侯府将爵位归还,离开帝城,为了此事,景阳侯府一众人爆发了好几次的争吵。

  有人说:应是当机立断,如今情况不妙,自保为好,有道是‘留得青山在,不怕没柴烧’。

  也有人说:这爵位是祖辈挣下来的,还了如何对得起祖宗,而且他们如今是侯府子弟,便是陛下不喜,可仍旧享受着侯府的权势与富贵,若是还了,他们就是平民百姓了。

  “大公子,廖姨娘求见。”

  “求见?我正烦着呢,让她回去呆着。”

  院子里的人语气颇为烦躁不耐,廖竹音站在门口,一颗心便如同泡在冬日的寒风里,冷得彻骨。

  “廖姨娘,请您先回去吧,大公子这会儿正烦着,谁人也不想见。”前去禀报的人出来,对着她摇了摇头。

  “那大公子可是什么决定?”

  “这个,属下便不懂了,要入夜了,廖姨娘还是快些回去吧,属下还有别的事情要忙。”

  廖竹音又看了一眼院子,沉默良久,这才转头走去。

  多年下来,她早已学会了沉默,学会了低下她骄傲的头颅。

  白昼渐渐褪去,天地变得灰蒙,冬日的寒风冷冷,她的心也是空荡茫然至极。

  或许,真的是她错了。

  她本以为郎君是她的良人,他喜欢她一如当年的模样,就如同她一直念着他一样,为他和离,再为他甚至甘愿委身为妾。

  可她不知,那个曾满心是她的郎君,早已淹死在了那一条南下的船上,再活下来的,早日不是他了。

  或许那些曾经在她耳边劝过她的老人说得对,女子嫁人,首先要看他的品性,若是品性好,那才可以继续看下去。

  一个人的品性

  请收藏:https://m.htso.cc

(温馨提示:请关闭畅读或阅读模式,否则内容无法正常显示)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